管理登录|内部网OA登录 |岭南医院|粤东医院 |English Version
您现在的位置: 医院新闻 > 媒体看三院 > 内容正文

【广州日报】亲历日军侵港 没有国哪有家

文章来源: 浏览数:66 次 发布时间:2019/10/08 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
我是护旗手

  余步云

  少年时我曾亲历香港沦陷、被日本人追杀,深感只有祖国强盛,人民才能生活安稳。没有国,哪有家?治病救人就是我作为医生的爱国行动,国旗永在我心中飘扬,我为祖国加油!

  我今年88岁,出生在香港。我的祖父曾负笈日本学习法律,回国后有感于国弱民孱,毅然投身实业救国的热潮。1941年,我读小学三年级时,香港沦陷。我家靠近海边,担心日本人登陆后滥杀无辜,父母便带着我们逃往住在港岛半山区的祖母家。后来局势稍定再返家时,发觉家里所有的物品都被劫掠一光,连我在学校里获得的奖品都未能幸免。

  国土沦陷,犹如倾巢之覆,只要是中国人,无论贫富都难逃一劫。日军轰炸香港时,一颗炸弹从外钻入祖母家的衣柜,幸好被柜子里的多件厚大衣包住,没有爆炸,全家人才侥幸捡回一命。

  爸爸妈妈把哥、姐、我和大弟弟送回老家台山避难。台山沦陷后,外祖母便挑着扁担,一边的筐里坐着弟弟,一边的筐里装着锅碗食物,带着我逃难上山,躲避日本人的追杀。

  逃难路上,我小小年纪便经历了“民族危在旦夕”的苦难,懂得要有强盛的国家,才有百姓生活的安稳。

  日本投降后,我们回到香港读高中。新中国成立的喜讯是进步老师悄悄告诉我们的。正是在那时,我才得知新中国的国旗是五星红旗。

  我们渴望回内地读书,为民族效力。之后,我和几位追求进步的同学考上中大医科的前身之一——岭南大学医学院。

  那是1951年,我们是新中国成立后招收的第二届大学生。从大学到读研,国家培养了我,我当倾尽全力报国。

  不管是上世纪60年代主动响应国家“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”的号召,和丈夫到艰苦的山区农村、矿区工作11年,还是1977年服从组织安排,到新组建的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做“开荒牛”,无论工作有多艰苦,我都甘之如饴,无怨无悔。

  我们这一代中国人,少年时亲历了国难,又用大半生见证了民族复兴之路。如今,已至耄耋之年,唯愿伟大祖国繁荣昌盛,五星红旗高高飘扬。

  (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任珊珊 通讯员周晋安、甄晓洲记录)


上一篇: 【广州日报】振奋!这家医院... 下一篇: 【新快报】健康 | 世界阿...



博聚网